浙江医疗队乘坐包机出征荆门
来源:浙江医疗队乘坐包机出征荆门发稿时间:2020-04-05 21:53:00


实际上,“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”的怀疑一直存在,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(CDC)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。杨占秋认为,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,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,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。

中国百名学者公开信刊发之后,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。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高度肯定此信:“现在需要更多这样的理性、冷静、正面、积极的声音。我也转发了这封公开信”。仅仅一日之后,美国近百名前高官、学者也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。

4月3日,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。

“在11月中旬,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,身体疼痛、精疲力尽、干咳、发烧,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。”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,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

科学杂志《自然医学》近日(3月17日)也发布最新研究称,新冠病毒为自然产物,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,且新冠病毒之前或以相对弱化的形式在人群中传播,甚至可能已存在多年。病毒在发生突变后,才触发大流行。

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4月4日报道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表示,新冠病毒可能不仅是过去几个月中来自蝙蝠,而是有可能数月甚至数年前就进入了人类体内,最终转变为“人传人”的致命病毒。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

香农·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,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,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。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,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。香农说,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,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,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图: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